江南客


渭南初级中学学生刘馨阳

我的梦里,常是江南。

?#37038;?#20040;时候开始的呢?也许只因儿时白居易的一首《忆江南》,便在我的心中,印上了一个朦胧的江南的?#30333;印?/p>

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……”

摇着乌篷船的船夫,唱着一支支悠扬的歌。船行驶过的水面泛开一圈圈涟漪,在梦里,经年的熟悉。青石板还温热,凹凸?#40644;劍?#21364;在岁月的抚摸下,温润如玉。两边是青翠的树,树干如刚刚研好的墨,古朴沉稳。附近的小店里,是各种瓷杯和小巧的物件,放在手里把玩,触感细腻而冰凉。所及之处,都是水乡的画,水乡的歌。

那时的我,只有一个想法:我也许在这里,住过很长一段时间。

是的,我去年暑假到了乌镇,见到了?#19968;?#29301;梦萦的水乡。都说人有两个老家,一个在南方,一个在北?#20581;2还?#20320;生在哪里,另一个地方,也会成为你久久?#21335;?#24448;。所以我才在从没去过的江南,找到了归属?#23567;?/p>

行走在乌镇中,旁边是平凡的烟火气息,那里的人独特的口音,听不太懂,但是很亲切。到处都是水,青翠的,柳树轻拂水面,微风过处,画出一圈波纹。不禁想起韦庄的诗,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。”水乡的妹?#24433;?#31505;,一笑,世界都明亮了起来,银铃一般的笑声,令人心头荡漾着喜悦。?#36864;?#20204;攀谈,?#20174;?#21548;不懂她们说的是什么,只能感受到她们的热情和真诚,让我这个外乡人,有了回家的感觉。

?#34892;?#35265;到江南的雨!已是返程的时候,本以为与雨无缘,幸得老天眷顾,雨,淅沥沥地下起来了。那雨丝冰凉冰凉,打在身上?#34892;?#24494;的寒意,摸一摸石柱,却还是热的。水下的鱼游得急促了些,似乎在与水上的雨点嬉闹。站在水边上,感受着泠雨,似乎理解了柳永写下《雨霖铃》时的失意与落寞。江南的雨,总是将人弄得如此多愁善感,愁绪万千。雨逐渐大了,很凉很凉,倒与这湿热的气候,不甚相似,骨子里凉薄。

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,那雨却停了。我有了一种错觉,那雨,似乎是在为我送别。回头再望一望乌镇,恍然明白,原?#27425;?#21482;是个水乡的客人,我的归宿,还是在生我养我的北?#20581;?#27743;南,只能是我的梦。

别了,江南,若哪天我故地重游,请为?#39029;?#19968;首水乡的歌。

本网编辑 马杭娟


福彩25选5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