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棉花开

市公安局经开分局王娜

火红的木棉总会在三?#33041;?#38388;绽放,一直持续到六月才叶出花落。犹记得?#32509;?#21333;位上班时,走进院子,靠着西墙处,两三株木棉树便吸引了我的眼球,木棉多生长于南方,北方是很少看到的,且大多开?#27809;?#32418;火红。院子里的两株木棉是一红一粉,长在“小竹林”旁边,成为单位院里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木棉是低调的,高高直直的主干将枝叶全部顶起,人们几乎看不到叶子的形状,所以常常被人忽略。当花期来临,那种绽放的姿态又势不可挡,它比?#24405;?#26356;红艳,比牡丹更耀眼。

若将木棉比作人,她应该是刚毅的英雄,是默默无为的使者,在你不需要的时候,她静静地绽放在那个角落里,不?#23433;豢海?#24403;你需要她的芬芳时,她会竭尽全力绽放在枝头,只为送去那一抹芳香。

?#24247;?#24037;作的重担压得自己喘息?#36824;?#27668;时,我总会来到木棉花树下,抬起头,轻阖双目,?#25991;?#28129;淡的芳香穿梭于鼻息间,然后顺着喉咙直到心脾,所有的烦恼和忧伤在那一刻都化为乌?#23567;?#38745;静地享受木棉花带来的惬意后,便又神清气爽起来,整整坐的褶皱?#26408;?#35013;,捋一捋长时间低头忙于敲击键盘而无暇顾及的凌乱的刘海儿,再美美地吸上一口木棉花的芳香,迅速地回到电脑前,继续未完成的工作或精神饱满的开始新一轮的工作。

忽想起舒婷的《致橡树》来:

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/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?#40644;稹?#26681;,紧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。每一阵风吹过,我们都互相致意,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语言。你?#24515;?#30340;铜枝铁杆,像刀、像箭,也像戟;我有我的红硕的花朵像?#26519;?#30340;叹息,又像英雄的火炬。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霓虹。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。

在舒婷的诗中,木棉又似一位温婉的女子,与自己的爱人亦或战友同?#20351;部啵?#20919;暖相伴,我更偏向于后者。因为木棉就像朋友,像战友一样陪伴着我,度过困苦,走过?#37096;潰?#20939;谢又新生了一季又一季,整整陪伴我走过了七年?#26408;?#33829;岁月。

后来因为整修院子,不得不将院中所有的植被全部挖去,木棉也不可幸免,挖走她的时候我没有在场,或是不忍直视,或是害怕离别,只听同事?#25285;?#25366;运的工人很?#20999;?#24515;翼翼,裹了厚厚的原生土层后才运走的。或许,她去了花红柳绿世界,或许去了别的需要她的地方,我想,无论去?#22235;?#37324;,只要她依然努力生长,并为人们带去芬芳便也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不是吗?而今,每每疲乏困倦时,我依?#25442;?#36879;过窗户下意识地朝着木棉花盛开的方向望去,仿佛,她?#19988;?#28982;绽放在那个?#40644;?#30524;的角落里,

向我招手,朝我微笑……

本网编辑 马?#23395;?/p>

福彩25选5开奖